来自 娱乐 2021-10-20 04:42 的文章

甜宠剧风靡,如何杜绝“工业糖”?

  《你是我的荣耀》《变成你的那一天》《月光变奏曲》等成爆款,新京报专访业内人士解读制作幕后

  甜宠剧风靡,如何杜绝“工业糖”?

  近些年,没有狗血虐恋,男帅女美、撒糖不断的甜宠剧作品,数量不断攀升,其中频现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《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》《我只喜欢你》等爆款剧。2021年,爱奇艺、优酷接连推出“恋恋剧场”和“宠爱剧场”,在暑期连播十余部甜宠剧……毋庸置疑的是,这类题材正在迈入“低风险、高回报、批量式”生产,逐渐扩大其不可逆转的市场优势。

  但在今年《变成你的那一天》(豆瓣7.6分)、《你是我的荣耀》(豆瓣6.9分)、《月光变奏曲》(豆瓣6.8分)等剧杀出重围的同时,实际上,也有不少甜宠剧消弭在“糖”的海洋之中,甚至较往年,一些作品断崖式扑街。“撒糖”,正在像“虐恋”一样陷入套路化领域,快餐式“工业糖”似乎无法再轻易满足苟且生活于现实的年轻人。当“甜”不再能简单支撑甜宠剧,甜宠剧的前路将如何?

  “工业糖”频出、大数据造糖

  追溯至2017年,《杉杉来了》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《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》等剧以几十亿的播放量成为“黑马”,这类不太需要大成本投入的甜宠作品,令平台的需求开始明显昂扬。据艺恩数据显示,2018年甜宠网剧为38部,2019年为63部,同比增长65%;2020年为95部,再次增长49%。

  甜宠剧供不应求,催促水平良莠不齐的编剧纷纷入局。为了降低风险、提高速度,大多数人选择依照过去成功的创作方法批量生产。“发展速度快,同质化和套路化都是难免的。”叶小楠坦言。在做甜宠剧编剧前,叶小楠也经历过多部年代剧、古装剧、喜剧的创作,她曾以为,甜宠题材会更容易,“甜”就好了。“工业糖”其实就是最初由甜宠剧与甜宠剧观众之间的一种供需关系产生的。但实际上“甜”的写法固定,愈发加速了编剧的创新桎梏。无论故事背景、职场设定、核心主题是什么,高冷的霸道总裁和贫穷傻白甜大多是标配。男女主互动时,一定要出现一些暧昧的肢体接触,不限于观众熟知的“壁咚”、“床咚”、“沙发咚”,各种“咚”……

  导演王岩也曾见到过所谓“大数据”甜宠剧本,即剧中很多情节以及发生的时间,都是通过对观众喜好的调查结果而设计的。例如,男女主角第一集一定要见面;两人必须发生一些摩擦,彼此介入对方的生活;到第几集一定要有吻戏;至少第八集就要产生矛盾,几集之内就要解决掉。王岩用了一段时间,才适应了为观众定制性“发糖”这件事。“创作者更愿意顺着故事的发展来讲述。我觉得这个故事发展到哪一步了,之间肯定要有一个合理的过程。”

  在编剧李林看来,很多人认为甜宠剧“好写”,但随着观众的成熟,编剧抛出个包袱没来得及三翻四抖,对方已经门儿清了,就会觉得味同嚼蜡,没兴趣了。“(对于编剧)很多的难题都在于,怎么在此基础上,预判观众的预判,尽量反套路进行创作,这是我们创作的时候不断挑战自己的地方。”

  观众不再爱“无脑甜”

  今年,电视剧《你微笑时很美》曾引发外界热议。这部以电竞为故事背景,电竞选手为主要人物的甜宠类型剧,在“撒糖”之外却出现不少专业漏洞,例如其展现的电竞战斗竟不完全符合真实的5V5形式。剧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回应,考虑到普通观众的接受程度,在一些具体的(电竞)细节上,更偏向于让普通观众能看得懂的形式。但该剧还是一脚迈入三分俱乐部,成为近几年极少口碑扑街的甜宠剧。

  在媒体人立方(化名)看来,《你微笑时很美》证明了观众终于不再“无脑”沉浸于“甜宠”塑造的梦幻童话中,而是真切地以现实主义来审视其合理性。“这是非常好的趋势。我们过去往往因为‘甜’,忽略对真实故事的展现与追求,一些男主角富有得无法想象,女主角‘傻白甜’到忽略逻辑。我们同样也不能为了让‘糖’合理化,就胡乱杜撰生活或职场。”立方称,甜宠剧悬浮已久,“霸道总裁爱上我”只会让年轻人跌入不切实际的幻想,而非树立美好的观念。

  叶小楠也观察到了近两年大众对甜宠剧审美的改变,从最基本的“工业糖”和“磕CP”就能让观众满足,到现在除了剧作工整之外,还要融入一些新元素,例如职场、轻喜剧,而且要把这些“糖”之外的元素做到恰到好处,才能抓住观众的眼球。

  甜宠迈入“生活流”